发布时间:2020-11-02 12:31 原文链接:

   中国是南极考察的后来者。从1882年至1883年第一次国际极地年算起,至今,国外开展极地考察已近140年的历史。由于历史原因,中国与两次国际极地年(1882 年至1883年、1932年至1933年)和国际地球物理年(1957年至1958年)都失之交臂,被排除在国际极地科学考察活动之外。1980年1月至3月,我和国家海洋局的董兆乾同志应澳大利亚南极局的邀请,第一次登上南极大陆。此后至1989年间,我又获得了3次赴南极考察的宝贵机会。

  第一次是仓促上阵,我和董兆乾同志一起,访问澳大利亚凯西站,随澳大利亚南极局局长麦科先生访问了麦克默多(美)、斯科特(新)和迪蒙·迪尔维尔(法)3个南极考察站。1980年1月6日离京,3月21日返回,共计75天。因为毫无准备,又是第一次出国,出发前对南极洲的了解甚少,但我们登上南极大陆的社会影响很大,其意义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实现了我国几代科学家的夙愿,开启了我国南极科学考察的新篇章。

  第二次前往南极考察是我主动要求的,在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参与越冬考察,一方面做我的专业——地貌与第四纪环境变化研究,另一方面学习澳大利亚建设和管理南极考察站的经验。此行收获多多:采集各类标本样品8箱,运回北京后同我所在单位的谢又予、李元芳、金力等及外单位专家李家英、蓝琇、勾韵娴、朱之文、刘燕君等同志合作研究,撰写出版了我国第一部南极研究论文集——《南极维斯福尔德丘陵区晚第四纪地质与地貌研究》,获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二等奖。我给南极办公室的越冬考察报告汇集了戴维斯站的建设和管理经验,提出在南极半岛、拉斯曼丘陵和阿德雷德角可作为中国建站的3个优选地点。这对日后我国南极科考站的建设和管理都有帮助。令我欣慰的是,我国于1985年和1989年在乔治王岛和拉斯曼丘陵分别建成长城站和中山站,而第五个南极科考站也将于2022年在罗斯海西北角恩克斯堡岛建成。

  第三次是去乔治王岛,是为参加兴建我国第一个南极科考站——长城站。作为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的副队长,我尽心尽力,为选站址、协助指挥建站和科学考察作出了应有贡献,还在构筑码头抢险中折断了两根肋骨。

  第四次前往南极是进行冰缘地貌与环境变化研究。1988年,我如愿再次来到南极冰雪世界,在咱们自己的长城站上开展科考工作,在李果队长和第5次南极考察队同志的帮助下,我获得了全年测量数据,之后据此撰写出有意义的论文——《东南极大陆维斯福尔德丘陵与西南极乔治王岛冰缘地貌的比较研究》。1992年,该论文在日本东京召开的第6次南极地学讨论会上宣读,获得好评,文中给出的石环发育过程和扩张数据是对定量研究极地冰缘地貌的一项贡献。

  离开南极考察第一线将近30年了,但我一直关注南极科学研究工作,感慨于这些年特别是最近十多年来我国南极考察取得的巨大进步。我为一代又一代参与南极考察的青年才俊所获得的成长而高兴,也为越来越多的青年学生关注和热爱南极考察事业而振奋。非常期待,随着国力的增强,我国南极考察事业有更大发展,对和平利用南极作出更大贡献。

  (作者为最早登上南极大陆考察的两位中国科学家之一、首位在南极大陆越冬的中国科学家、中国首次南极科考队副队长、南极长城站副站长,曾任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地貌研究室主任)

其他网友还关注过

相关文章

张青松:我的四次南极科考

中国是南极考察的后来者。从1882年至1883年第一次国际极地年算起,至今,国外开展极地考察已近140年的历史。由于历史原因,中国与两次国际极地年(1882年至1883年、1932年至1933年)和国......

张青松:我的四次南极科考

中国是南极考察的后来者。从1882年至1883年第一次国际极地年算起,至今,国外开展极地考察已近140年的历史。由于历史原因,中国与两次国际极地年(1882年至1883年、1932年至1933年)和国......

去南极!在地球上看最清晰的星星

 在地球上仰望浩渺星空,哪里看得最清晰?答案是南极。生活在大气“海底”的人们,为了看到尽可能真实的星空,到处寻找大气清澈、宁静的观测点。近日,中国科学家发现,位于南极最高点的冰穹a是世界上最......

中国南极科考队内陆队经受强烈地吹雪考验

南极内陆12月21日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两支内陆考察队——泰山队和昆仑队向南极内陆腹地行进时,21日遭遇强烈地吹雪。队员们在风雪中加固物资绑扎,10个新雪橇经受地吹雪考验。当天上午8时,内陆队3......

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开展走航生态调查

图片来源于网络“雪龙”号11月5日电执行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任务的“雪龙”号极地科考船5日航行在西太平洋上。当天,大洋队科考队员开展了以“雪龙”号为依托的走航海洋生态调查。在“雪龙”号生物实验室里......

杨惠根领队详解中国第34次南极科考任务

    北纬8度,东经139度。太平洋深处风平浪静,方圆几十公里看不到一艘船,“雪龙”号在深蓝中航行。这是中国科考队第34次行驶在出征南极的航道上。在“雪龙”号......

我国已运行南极最大光学望远镜

9月7日至8日,2017极地科学亚洲论坛在上海举行。中国是本届论坛的轮值主席国,来自中、日、韩等8个国家的80余位极地科学研究专家与学者参加了论坛。会上,专家透露,我国自主建造的第一艘极地科学考察破冰......

“海洋六号”打响“新年首炮”

2016年12月31日,科考队员将高压气枪投入海水之中测量海底地层结构。当地时间2016年12月31日凌晨3时30分,中国科考船“海洋六号”驶抵南纬60度、西经60度附近海域,开始了为期45天、跨年度......

我国自主研发的首款极地全地形车加盟南极科考

我国极地考察装备国产化迈出重要一步。由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和贵州詹阳动力重工有限公司共同研发的我国首款极地全地形车,11月4日在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举行交车仪式,即将随“雪龙”号出征南极,加盟中国第3......

中国南极科考站地区最新系列卫星影像图发布

由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监制、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变化与地球系统科学研究院研制、最新的中国南极科学考察站地区系列卫星影像图,9月28日在2013年中国极地科学学术年会上正式发布。据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变化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