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2-11-22 02:21 原文链接:

科学家们一直认为全球变暖对某些地区的影响将比其他地区更为显著,而北极正是气候变化的重点地区之一。近年来,北极海冰的面积不断创下新低,并给生活在这里的人类和动植物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据趣味科学网报道,加拿大和美国研究人员日前从不同角度对此展开了分析,认为快速变暖可能从五个方面影响着北极:

最后的海冰“避难所”:北极是否会出现无冰的夏天?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拉蒙特-多尔蒂地球观测站的气候科学家斯蒂芬妮?普佛曼(stephanie pfirman)表示,在本世纪末之前,北极进入夏天后仍会存留少量的冰。计算机模型显示,即使别处的海冰在不断缩小,加拿大北部的北极海域和格陵兰岛仍存在一些古老的、较为厚重的冰层,它们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融化。

海洋中的赢家和输家:加拿大渔业和海洋部的海洋生物学家皮埃尔?理查德(pierre richard)说,北极水域的变化,特别是冰层变薄、面积缩减,对于常年或者季节性生活在此的动物而言可能有利也有弊。虽然难以获得气候变化影响北极物种的确凿证据,但海冰的融化影响了北极熊的捕猎能力;同时,北极熊的猎物、环斑海豹也很难在冰层中为幼仔找到藏身之所。其他的物种可能会改变或扩大其活动范围,例如逆戟鲸似乎进入了更远的北部海域捕食。海水变暖也促使浮游植物的花期提前,这可能会对其他生物产生连锁效应。

释放苔原封存的碳:北极的永久冻土层中封存着全球14%的碳,全球变暖有可能造成这些碳逸出。在过去1万年中,矮生的苔原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吸收碳,并在死后将碳作为有机物质存储在地下,永久冻土层的低温可以防止微生物分解有机物质,因此储存在其中的碳也就无法释放回大气中。但气候变暖使较高的灌木入侵苔原,这些灌木将使积雪“困”在土壤上,并将土壤隔绝开来,而这将导致分解过程的加速,拉蒙特-多尔蒂地球观测站的植物生理学家凯文?格里芬(kevin griffin)说。

另一个更快的过程也在释放这些被封存的碳,那就是苔原火灾,其发生频率已大大加快。苔原火灾主要由干燥和雷电两个因素造成,而现在这两者的频率已经增加了三倍,格里芬说。

自然的时间安排紊乱:北极是包括鸣禽在内的很多迁徙物种的重要夏季居留地,拉蒙特-多尔蒂地球观测站的生态学家娜塔莉?波尔曼(natalie boelman)说。鸣禽春季出发的时间是固定的,但它们的目的地、北极的食物供应状况却发生了改变。由于苔原上出现了更多灌木,使昆虫数量有所增加,但也可能改变了这些昆虫的出现次数。同时,随着灌木入侵导致的积雪增多,融雪速度减慢,鸟类所吃的种子和浆果会被隐藏得更深。此外,北极景观的变化也给巢居鸟类带来了影响。

土著社区面临挑战:在过去的50年里,北极的土著社区已经变成了沿海现代城镇,并可能面临气候变化的破坏性影响。很多社区对海平面上升和风暴活动的增加毫无准备。目前共有178个阿拉斯加原住民社区被确认为面临各种形式的侵蚀风险,另外已经有12个社区决定将不惜巨大代价搬迁到地势较高的地方。

其他网友还关注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