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20-04-14 09:53 原文链接:

  两天前《美国科学院院报》出了一篇新冠病毒在全球传播进化的文章,结果微信上很多人传这么一条评论:这篇文章对全球的华人都是一个大幸事。我觉得这个说法脑补过度了,就写了一文谈了自己的看法,没想到收到到不少评论和私信,80%反对的人都提了一个强烈的要求:美国要是心里没鬼,就测查之前流感季节有没有新冠阳性的,哪怕开棺验尸也行。

  我看了这样的诉求心里有点为难。第一,这么大的规模的普查,谁来出钱?第二,开棺验尸需要征得家属,否则就成了盗墓笔记了。可是,这念头一出,就被打脸了,正所谓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面对中文网民惊雷般的怒吼声,美国人咨诹善道,察纳雅言,还真就查了!

  美国西雅图有一家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是世界著名学府。这个学校有一位计算生物学家叫trevor bedford的,专攻病毒基因组学。他们的联合公关课题,公布了今年一月收到的3600份来自有流感样症状病人的鼻咽分泌物,其中新冠病毒的阳性率为:

  零!

  然后他们又测了2020年二月份的3308份“流感”样本,2月1日到2月21日收集的样本,新冠阳性率为:

  零!

  第一份新冠阳性样本出现在2月21日,在那个时候,来自武汉的一位美国华人在西雅图下飞机已经一个多月了,他是美国本土确诊的第一位新冠病例。整个2月份一共测出10个阳性。

  这个大规模的筛查研究,涵盖的症状起始日期最早可以回溯到去年的10月份,一直延续到2月21日,在这样一个流感高峰期,都没有测出哪怕一个新冠样本,倒是测出了很多其他病毒,包括流感(influenza), 呼吸道合胞病毒(rsv),(鼻病毒)rhinovirus, 人类偏肺病毒(metapneumovirus),常规冠状病毒。那么所谓的“美国大流感死的好多其实都是死于新冠”的质疑,有多大的可信性?

  有人问,这么大规模的样品收集,开棺验了多少尸?花掉了纳税人多少额外的费用?

  答案是,一具没有,一个子儿不用。

  这个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原来是源自西雅图当地几个学术中心的合作项目,叫做西雅图流感课题(seattle flu project),从2018就开始酝酿实行了。这个项目是比尔盖茨基金会资助的,牵头人是一位名叫朱海伦(helen chu)的华裔学者。这个项目就是招募有流感症状的志愿者,鼓励他们自我采样,寄到中心,然后科学家们通过样本中病毒的种类和序列,以及宿主的出行位置,来研究流行病毒传播和进化的特征。

  这个原本算是一个一般性的分子流行病学的项目,简直就是为了新冠疫情而度身定做的。

  由此可见,美国对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的基础研究,可谓是积累深厚,藏富于民。而阻止知识精英们为抗疫做出贡献的,反而是政府衙门里的官老爷了。朱海伦第一时间提出用自己研发的新冠试剂盒筛选“西雅图流感项目”的库存样本,遭到了cdc和fda的反对。他们理由有两条,第一,研究项目的题目是“流感”研究,如果用于新冠病毒,有挪用经费的嫌疑;其二,测定新冠样本的方法,必须得到fda的批准,学术机构不得随便上马,如果测了,结果不得公布。

  那这些学术实验室就赶紧申请fda批准呗,但是这个过程太慢了。fda有一次规定教授把申请材料邮寄过去。

  这年头谁还寄信啊!

  整个的2月份,研究人员们都在和cdc,fda的机构踢皮球。等到了2月25号,朱海伦实验室终于忍无可忍,不等了,测!

  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例阳性,是西雅图郊区一白人小孩。朱海伦的同事,计算生物学家trevor bedford分析了该病例的病毒序列,发现极大可能就是来自1月21号确诊的那个美国华人。

  鉴于这个白人小孩和那位美国华人没有过接触,这就说明这个毒株在西雅图大社区已经悄悄传播了6个星期了,预期感染数可以计算出来。trevor bedford在3月2日的推特中披露了这个发现。

  这个推特被一个能够直达天听的人看到了,他叫scott gottlieb,是前任的fda局长,本来特朗普内阁有意让他出任新冠疫情应对的协调人,不知为何没有成行。他在收视率很高的周末cbs新闻节目中大声疾呼:“美国可能已经上千人感染了”!这是第一次有官方色彩的权威人士传递如此黑色的消息,让女主持人有点迷糊,因为cdc不日前还宽慰大家:新冠病毒对公众威胁很低。

  后来,cdc/fda的反应才开始变快了,迅速批准象朱海伦实验室这样的学术机构参与测试。所以有了西雅图华盛顿大学这样的生力军参战,科学家们不知疲倦地值班连轴转,华盛顿州成了疫情早期美国测试最广泛的地区。

  不单单是新的病例样本可以测,他们把过去库存的好几千“流感”样本也测了。所以,中文网友们的怒吼和诉求:调查美国流感期间有无新冠案例!就这样得到了满足。

  无法挽回的是,宝贵的时间耽误了。当朱海伦看到美国如今的确诊病例和死亡数,不知道会不会说一句:“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fda批准不批准,老子到处测”!

  从某种意义上说,朱海伦,trevor bedford, 也是吹哨人,因为他们的数据和官方唱了反调。3月2号trevor bedford发推预测实际感染病例上千例,3月7号美国的官方确诊数字还仅仅是几十人,特朗普总统还执着于这个渺小的数字,甚至不愿意放一艘游轮上的21位美国确诊者入境,生怕他们破坏了这个美好的数据。

  "i like the numbers being where they are," trump said during a visit to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on friday. "i don't need to have the numbers double because of one ship that wasn't our fault."

  如今,美国的吹哨人确认了美国流感季的病人不含新冠病毒,我是相信了,您呢?

其他网友还关注过

相关文章
实验室